世界太挤了。一模一样的高楼大厦太挤了,铺天盖地的广告太挤了,熙熙攘攘的人群太挤了,千人一面的生活模式太挤了,呗扯成碎片的时间太挤了······ 能否让我寻一处自由闲适、安防梦想的纯净之地?让我行走于生机勃勃,苍茫广袤的大地;让我在蓝天下,观行云流水,苍穹下,等待星空如花般无声绽放;让我回归本真的初心,了悟生命的丰盛。

那一天,山水相依,如诗如画,穿梭于梅子湖弯弯曲曲的栈道,斑驳的光影,清凉的微风,看树叶飘飘然落下,生活如诗般绚烂,生命如画般美妙。

那一天,山花烂漫,野趣横生,徜徉于古树峥嵘,苍藤缠绕的普洱国家公园,犀牛在草地翻滚,长臂猿在林间畅游,蝴蝶在山谷起舞,鸟儿在枝头唱歌,开着永不停歇的森林音乐会。

那一天,秘密的寨子,妖娆的筒裙,雄浑的象脚鼓,晶莹的水珠,四风飘扬的经幡,萦绕在旦古的娜允古城。

那一天,秀美龙潭,云里雾里,山上山下,神灵皆醒。那一天,轰鸣的木鼓,熊熊的篝火,飘洒的长发,醇香的水酒,佤部落的狂欢没有末章。

那一天,八旬老人,三岁孩童,激扬的青春合奏出拉祜人的岁月,想起就让人泪流的老达保。

那一天,景迈芒景的古树,翁基的诗,糯干的寨子,哎冷的魂。依靠在老木屋前的布朗按哎哟,大大的耳洞挂着银质的环,长长的烟斗吐着浓浓的烟,听不懂汉语的阿奶哟,腼腆的一笑似新娘。

那一天,迂回曲折的古道,川流不息的马帮,清脆嘹亮的马铃,历久弥香的普洱,挥舞的马鞭,飘扬的情歌穿越虎斑霞绮、林赖泉韵。

那一天,振太的田园,紫马街的石;兴隆的鹭鸶,难搭桥的影;无量的剑湖,哀牢的猿。

那一天,挂满枝头的三丫果染红了鸡鸣三国的城,江水尽,爱不绝,城有界,情无限。

那一天,在北回归线许下爱情的誓言,在太阳转身的时候绽放双胞的笑颜,烽火楼里的烂漫演绎成一首首缠绵的情歌。

那一天,豆汤米干大红菌,咖啡石斛普洱茶;糯米粑粑竹筒饭,佤族稀饭紫米粥;油炸蜂蛹蚂蚁蛋,黄牛干巴包烧鱼;饕餮盛宴,芳香四溢,珍馐美味,大块朵颐。

那一天,飘扬在怀旧音吧里的一首首老歌吹动的不是伤感而是情,飘散在金菩提里的咖啡香气馥郁,促动内心柔软的情愫弥漫开来。自然简单随性的帝泊洱TEA吧让世界变得很慢很慢。

那一天,瑰丽斑斓的绝版木刻在古道博刻和“空山””里张扬,青春的梦想在艺术的殿堂里飞舞。

那一天,赞美普洱那首最美的诗,已深深的镌刻在了心坎上,只有穿过我的心房才能解读。

那一天,春风吹散了我们的脚印,可是留下的都是故事。携一颗青春的心,让我们带着爱,行走普洱!